yakuza-sashimi
「剁小指」是日本黑道特有的懲罰文化。圖:Rebecca Mock

金盆洗手退役的極道份子往往會選擇出書記錄自己混幫派的故事,一方面是向世人揭開第一手珍貴史料,其寫實與精采程度遠遠勝過任何社會新聞記者報導,以及任何一部高倉健或北野武的黑幫電影。例如曾親身參與日本黑道史上最大火拼、造成29人死亡的1984年「山一抗爭」要角、前一和會副會長加茂田重政。一和會便是從山口組分裂,因而引發「山一抗爭」黑幫火拚,加茂田重政出的書《烈俠》便詳細記載了整個「山一抗爭」過程。

yakuza-tatoo
世界各國黑幫皆有其刺青文化,日本黑幫的刺青因圖騰與樣式的特殊性又另其獨樹一格。

有推特帳號的山口組大哥

另一個出書目的是為了教化,最好的例子便是曾任山口組第四代組長保鏢、前山口組義龍會會長竹垣悟。竹垣悟在2005年引退,在2012年成立「五仁會」,名稱聽起來很像黑道組織,實則是非營利組織社福團體,專門輔導黑道更生人轉型,輔導就業重新進入社會。竹垣悟在2017年出版回憶錄《極道老實說:「三個山口組」與我》,將自己長年的極道經歷轉為文字,鼓勵道上兄弟從良回頭是岸。

竹垣悟
前山口組角頭竹垣悟,引退後投入輔導更生人工作,同時也出書與人方想自己的極道歲月故事。

一件有趣的事,竹垣悟還開了自己的推特帳號,這可是又創下了日本黑道的先例。在他的推特上可以看見他曬孫女、曬養鴿子照片、上綜藝節目、參訪錦鯉品評會、拜訪日本各地「五仁會」分會幹事(往往也是前極道成員)等等頗有長輩分享生活的貼文,但同時也可以看到他帶著引退黑道份子進行街頭大掃除的敦親睦鄰活動,可說相當感人與激勵人心。也由於拜他開推特帳號所賜,才得以透過社群媒體見到這位退休黑道大哥最真實的生活層面。

從推特來看一下隱退大哥的生活:

義肢小指生意在日本特別好

日本黑幫成員身上往往有顯著的刺青,而另一項更容易辨識之處便是往往沒有小拇指。「剁手指」(Yubitsume)是日本黑社會獨有懲罰儀式,簡單來說就是犯錯者必須當著老大的面,用短武士刀剁下自己的左手小拇指指節,如果再犯錯那就再繼續剁指節。這項懲罰方法可說是來自日本武士傳統,左手小姆指是控制武士刀靈活度的關鍵指節,少了左手小拇指指節便意味著喪失攻擊能力,如此便得更服從領導。

yakuza-prosthetic-finger
在日本,製作義肢小指的生意特別好。

刺青好隱藏,但少了小拇指這件事可就增加了金盆洗手的黑幫份子找工作的困難度,容易引起社會的異樣眼光。也因此在日本做義肢小指的生意特別好。根據一份數據顯示,有45%的黑幫份子都剁過手指,也因此造就出義指製作師這份獨特的職業,而使用義肢小指的前極道成員形容,「使用義指感覺就像是蓋上原子筆筆蓋」。

使用義肢小指的前極道成員形容,「使用義指感覺就像是蓋上原子筆筆蓋」。

不過近年來,剁手指這項儀式也逐漸少見,一方面是日本黑幫面臨年齡層老化問題,年輕人不願意加入,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少了小指就更容易讓警方辨識出是黑幫份子。不過據日本警察廳在2016年的統計,目前全日本黑幫份子人數大約在3,9100名,在最高峰時甚至攀升到184,000人。如此龐大的Yakuza成員數量(Yakuza 即日文的黑幫),讓世界各國其他的黑幫團體相形之下看起來就像幼稚園等級。

日本幫派組織的主要營業項目也是賭博、色情風俗業、毒品、恐嚇勒索,甚至還包括人口販賣與走私器官。眾所週知,日本的性產業是合法的,而管理性產業的地下機構就是日本黑幫。日本的性產業擁有龐大的利潤,消費者不單只是日本本地客,亞洲如南韓、泰國、菲律賓與台灣等國慕名前往的男客,都是創造日本性產業利潤的客源。亞洲的女性甚至也會成為日本性產業的工作者,黑幫份子會利用利誘乃至於扣押護照與使其欠債等方式強迫工作。

曾受同行凌辱的黑道女作家

天藤湘子的身體至今仍留有青少年時期,給父親的幫派份子在廉價旅館粗暴性侵與毆打所留下的疤痕。這些傷痕至今都無法抹滅,不論是在心靈上或身體上。天藤湘子的父親是全球知名殘酷的日本黑幫「山口組」成員,在天藤湘子逃離山口組的黑幫世界前,她已經被父親逼迫成為黑幫性奴長達五年時間。

Hiroyasu Tendo
天藤湘子的父親是山口組成員,曾逼迫她與幫中夥伴性交。天藤湘子目前已退出黑幫,成為一名作家。

日本黑幫可說是充滿階級與男性至上的組織,以致於身處在日本黑幫中的女性往往擁有極低的地位,像是天藤湘子給身為黑道的家族成員脅迫成為性奴的例子也不在少數。可見女性在日本黑幫份子眼中地位極低。環顧日本黑幫史,日本黑幫只有出現過一次由女性擔任領導者,那就是山口組傳奇人物、第三代組長田岡一雄的妻子。田岡一雄在 1981 年過世,他的妻子曾短暫領導過山口組直到 1984 年找到新任組長為止。

天藤湘子
天藤湘子背部有著日本藝妓咬著匕首的刺青圖案。

現年 51 歲的天藤湘子目前已經脫離山口組,成為了一名作家以及講師,在 2004 年時推出了一本書《極道之月:黑幫之女回憶錄》,此書一出引起極大迴響,記錄了她在山口組時既叛逆又悲慘的歲月,包括不斷遭到黑幫成員毆打、給父親逼迫肉身償債以及長期被餵食毒品。

「我談戀愛的對象都是黑幫份子,我每次遇到新對象時,我都傻傻地認為一定會不一樣,直到對我暴力相向為止。只要他們哭著向我說抱歉,我最後會原諒他們,但暴力相向的循環仍在,我永遠都學不會。」這曾經讓天藤湘子留下骨折與耳膜穿孔等傷痕。

yakuza-moon
天藤湘子的傳記《極道之月》(Yakuza Moon)英文版在歐美國家相當受到歡迎。

當然在她學生時期,她也度過逞兇鬥狠日子,組織不良少年團體,到了夜晚則騎乘大音量改裝機車在馬路上呼嘯而過。她在19歲時受不了持續的施暴與凌辱,最終決定脫離極道生活。天藤湘子也在自己的背部刺上口咬著匕首的藝妓圖案,象徵著自己過往輕狂的歲月。

不管如何,這些極道歲月都已是往事,現在的天藤湘子已經是一名作家跟講師。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