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lhouse rock-elvis
貓王(Elvis Presley)1957年告示牌排行榜第一名歌曲〈Jailhouse Rock〉的MV正如歌名,便是以監獄為背景,貓王在監獄中組起了樂隊並帶領囚犯跳舞。

獄的世界無奇不有,北歐有個國家的監獄超級爽,你會感嘆關在那的殺人魔都住的比你好;哪個國家犯罪率超低蓋監獄很沒賺頭?哪個國家可以合法逃獄?你知道世界上還有個國家的監獄好比二戰集中營,直接抓人犯來毒氣實驗?還有,哪些國家處理閒置監獄的點子超有創意?我們把所有跟監獄有關的知識全部告訴你。

巴西 女子監獄搞選美大賽

你想像中的女子監獄是個什麼樣?掌摑、抓頭髮打架、充斥女子幫派或是室內曬著內衣如同女大生宿舍的牢房?都有可能,但有個例子你可能從沒聽過,那就是女子監獄內竟然舉辦選美大賽。

inside-brazils-biggest-prison-beauty-pageant-1451940989
正在進行美姿美儀訓練的女受刑人。在選美大賽的受訓期間,獄方破例讓女受刑人化妝與配戴飾品。

這是發生在巴西聖保羅同時也是整個南美洲最大的首都女子監獄(PFCPenitenciaria Feminina da Capital)。首都女子監獄專門收容毒品走私的女刑犯,不只是巴西本國人,西班牙、瑞典甚至連跟我國斷交的非洲小國聖多美普林西比等國家的女刑犯都有,堪稱一間國際化的監獄。總之會到這間監獄蹲的,大多是在聖保羅機場給逮到走私毒品。

這間女子監獄別出心裁,特別為受刑人舉辦選美比賽,當然不是辦給典獄長爽的,而是獄方想讓女受刑人能學習如何重新融入社會以及重新獲得自信。

rio-prison-beauty-contest
不只聖保羅的首都女子監獄舉辦受刑人選美大賽,位於里約熱內盧的Talavera Bruce女子監獄也同樣每年皆會舉辦選美大賽。

有專業舞台總監指導超級不玩票

至於為何會挑選美而不是辦什麼刺繡大賽,原因很簡單,因為巴西選美風氣盛。巴西除了是國際足壇常勝軍外,巴西妹更常在國際選美大賽奪佳績。PFC獄方當然不是隨便辦辦了事,比賽當天還架起了伸展台,專業評審與知名電視主持人也進到監獄裡參與盛會,玩得跟自由世界辦的沒兩樣。獄方甚至還在賽前找來了專業模特兒教練指導女孩兒們走台步、如何應答等選美基本功。

prison-beauty-pageant-brazil
巴西以及全南美洲最大的首都女子監獄(PFC,Penitenciaria Feminina da Capital)舉行選美大賽,主要是為了鼓勵女性受刑人能在獄中重獲自信。獄中選美大賽辦得也不馬虎,甚至聘請專業模特兒教練指導女受刑人走台步。

在受訓期間,獄方還大開恩惠准許受刑人戴耳環、擦口紅與配戴飾品。在練習走台步時,你可以看見受刑女孩兒們白色T恤制服底下泛出淡淡的黑色與粉紅色胸罩,頓時你就會覺得她們對比賽充滿期待,什麼苦悶的監獄生活全都拋諸腦後,彷彿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反正能在牢裡美一下也算是自信重建,至少沒被監獄摧毀忘了自己還是女人。

荷蘭 蓋監獄是門虧錢的事

荷蘭在2009年關了八座監獄,2014年又關了19座監獄,而且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2016年荷蘭坐牢的人口只有10,102人,如果以人口比例來看,每10萬人口中只有59名是囚犯,對照世界囚犯大國美國每10萬人口有666名囚犯的比例,在荷蘭蓋監獄絕對是虧錢的生意。

De Koepel
位於荷蘭哈倫市(Haarlem)的圓頂監獄(De Koepel)在受刑人銳減的情況下曾轉為敘利亞難民庇護中心。現在的圓頂監獄則轉為學校校舍使用。

荷蘭之所以能這麼快樂,最主要是犯罪率真的很低,平均每年降個0.9%。外加荷蘭在矯正制度上比較偏向社會輔導路線,在判處刑期上往往判得較短,希望受刑人不要在監獄待太久免得跟社會脫節。所以嘍,在荷蘭蓋監獄蓋到後來全都成了蚊子館,而幹獄警這活更是遲早失業。那閒置的監獄空間該怎麼利用?荷蘭倒是有幾個不錯的妙方。

難民收容中心

荷蘭雖然沒什麼犯人,不過難民數可是很多,光是2016年就從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就湧入了五萬名難民,於是荷蘭就開放了位於哈倫市(Haarlem)的圓頂監獄(De Koepel)專門收容難民,讓難民在申請庇護期間有穩定住所。雖說住的是監獄,但難民們出入自由,行動完全不受限制,圓頂監獄宛如一棟大型集合式公寓,牢房號碼等同住家門牌,而監獄中間的廣場就是社區中庭成了各國難民交誼之處。

De Koepel and refugee
圓頂監獄內的牢房房舍也布置成難民們暫時的起居空間。

改建成監獄飯店

荷蘭觀光業發達,旅客人數絕對多過獄友,閒置監獄改裝成觀光飯店絕對有搞頭,而且監獄主題飯店更能招攬生意。荷蘭南邊魯爾蒙德市(Roermond)的阿雷斯特之家飯店(Het Arresthuis,荷蘭文的逮捕)就是從監獄改建。阿雷斯特之家的房內設施當然改成正常人能投宿的樣子,不過建築外觀與室內空間帶有鐵扶手、鐵梯與鐵門的走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維持原本的監獄樣貌。台灣什麼海洋風、太空風的主題摩鐵玩膩的話,來去荷蘭住監獄主題飯店給關一下也是挺新鮮的。

Het Arresthuis
從建築物內部結構就看得出來,阿雷斯特之家飯店(Het Arresthuis)是從監獄改建。雖是監獄改建,阿雷斯特之家飯店可是走高檔設計旅店風格。

把監獄出租給挪威

或者是乾脆把監獄出租。荷蘭政府另一件聰明事就是把諾爾哈芬監獄(Norgerhaven)租給挪威,一年2500萬歐元收入就此入袋。挪威監獄人滿為患,有上千名人犯等著排隊坐牢,對這些挪威人犯來說,他們接下來的去處就是到荷蘭服刑。但犯人家屬可就抗議了,跨海探親很麻煩而且花費媲美出國。

kenneth vimme
正在荷蘭諾爾哈芬監獄(Norgerhaven)監獄服刑的挪威殺人犯Kenneth Vimme。荷蘭要解決監獄沒有人住的問題,便把監獄出租給挪威。圖中的諾爾哈芬監獄的牢房有完整個人起居空間,猶如大學生宿舍甚至更豪華。

不過挪威犯人坐牢還可以坐到校外教學、出國進修,感覺挺不錯的,而且待的諾爾哈芬監獄可是設備與環境優美,除了個人獨立式牢房備有電視、床、書桌、超大窗戶不說外,你想要當園丁種菜、養雞、練習烹飪都不成問題,設備與環境絕對比你住的大學宿舍還優美。

場邊題外話 來去監獄住一晚

社會新聞常報導走投無路者,會選擇故意犯罪進監獄吃牢飯給國家養。不用這麼偏激,住一下監獄改建的飯店體驗一下就可以啦。

美國 自由飯店

位在美國波士頓的自由飯店(Liberty Hotel)別看那外觀內裝一副豪華樣,它可是從1851年就建成的老監獄改裝,2007年開始正式對外營業,飯店大廳保留原本監獄大廳模樣。自由飯店以前可是關過一些大尾人物,好比黑人民運領袖Malcolm X

liberty hotel boston
美國波士頓的自由飯店大廳,可以看得出以往監獄內部格局痕跡。

紐西蘭 監獄飯店

自由飯店走高級飯店路線,紐西蘭基督城的監獄飯店(Jailhouse Accommodation)就完完全全保留原有監獄設計,連床鋪都是走上下鋪青年旅館風格。整間監獄飯店都漆成白色,老實說頗有精神病療養院風味的。

jailhouse Accommodation
紐西蘭基督城的監獄飯店就完完全全保留原有監獄設計。

德國 惡魔島飯店

德國西南方小城凱薩勞頓(Kaiserslautern)有個飯店名字很敢取就叫惡魔島(Alcatraz),抄襲美國舊金山外海那個知名的監獄島。美國本尊遲遲不改建成飯店,給德國人模仿走也沒什麼好說的。惡魔島飯店也是監獄改建但玩得很硬蕊,你可以直接選牢房房型,衛浴設備沒隔間、送餐透過門上小縫那種。

a-model-poses-in-a-room-of-the-alcatraz-hotel-in-kaiserslautern
德國的惡魔島飯店玩得更硬蕊,飯店房型完全如同監舍,沒有隔間的衛浴,送餐還得靠房門縫隙。

挪威 殺人魔住的比你有品質

為什麼挪威監獄會人滿為患,原因很簡單,環境真的是太爽了。先說一下關押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謀殺77條人命,判刑21年)的希恩監獄(Skien Prison),布列維克可是VIP等級囚犯,牢房有獨立衛浴設備外,還有書桌跟個人電腦,電腦雖然無法上網,但可看電視跟看片,以及還擁有自己的小庭院可以抽菸抽到爽,而且菸不夠的話可按服務鈴叫。

Anders Behring Breivik
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在希恩監獄(Skien Prison)擁有備有床、書桌與電腦的個人獨立牢房,還能透過遠端教學修習大學文憑。他只是受到單獨監禁對待以及遭獄警騷擾,就指控獄方藐視人權,還因此獲得132萬台幣賠償。

你知道布列維克早餐吃什麼?一碗粥或是搭配火腿跟起司的麵包,還有一杯熱騰騰的咖啡,而且他還能用遠端教學方式念奧斯陸大學政治系文憑。布列維克還會跟獄方含扣,他只被沒跟其他獄友互動以及被獄警騷擾,就在法庭上告狀說人權被藐視,哇靠,真有洨,而且挪威法院還宣判布列維克的指控成立,要求獄方判賠他相當於132萬台幣的費用。

全世界最爽的五星級飯店監獄在此

關殺人魔的監獄可能都比你住的窮酸男大生宿舍還好,接下來講的五星級飯店等級的哈爾登監獄(Halden Prison)可能會讓你氣到覺得自己的居住正義比挪威獄友還不如。哈爾登監獄沒有鐵絲網與水泥高牆,外觀像極了你印象中的國外設計學院,把哈爾登監獄的照片印在留學招生簡介上頭,台灣的留學生可能都會給騙到想報名。是真的,哈爾登監獄的室內空間設計還真的得過設計獎。

Halden Prison
沒有鐵欄杆與鐵絲網、全世界最人道的哈登監獄(Halden Prison),牢房宛如Ikea居家陳設。每十間牢房的獄友還有共享的廚房與備有Xbox的交誼廳。

先說牢房規格好了,每個牢房有10平方公尺大,備有平面電視、書桌、小冰箱、窗戶大還沒鐵欄杆以及有個人衛浴。每十間牢房的獄友可以共享一間交誼廳和廚房。交誼廳有什麼?有Xbox啊!要廚房幹嘛?坐牢不是都有伙房跟打飯班幫大家把飯菜準備好嗎?在哈爾登監獄,獄友可以去福利社採買然後去廚房料理,廚房還有瓷碗瓷盤跟金屬製刀叉。美國曾有一位典獄長參觀哈爾登監獄,光是受刑人能接觸到金屬製品這件事就令他大感驚訝。他心目中的監獄肯定是《監獄風雲》那種,周潤發拿到牙刷都可以當凶器。

Halden Prison gym
你沒看錯,這裡正是哈登監獄的放封運動操場,還有專業女教練會陪伴受刑人運動。

說穿了,挪威的獄政制度是以輔導出發而非高壓,所以才將監獄設計得跟外頭環境沒兩樣,希望受刑人不會跟社會脫節。所以在哈爾登監獄,受刑人除了每日12小時必須待在牢房外,獄方會鼓勵受刑人多與其他獄友互動或是參與木工、烹飪、攀岩與演奏樂器等活動。沒錯,哈爾登監獄有室內攀岩場跟專業錄音室。如果真的很宅死命待在牢房不出來,獄方還會提供每日53克朗(約190元台幣)當做離房獎勵金。

halden prison
哈登監獄的受刑人的電腦雖然無法連上網路看Netflix,不過哈登監獄裡頭有DVD閱覽室可以讓受刑人自由借閱想要看的DVD。

想打炮?沒問題

是不是超級人性化?更人性化的是哈爾登監獄的獄友每週享有兩小時探親時間,不是隔著玻璃講電話那種,而是可以把親屬帶監獄裡走動玩耍甚至帶進牢房關起門…嗯,獄方還會幫你準備保險套。哈爾登監獄的好不是只有我們在羨慕,連挪威的保守派政黨都看不下去了,就黑特說哈爾登監獄設備太好,連外國人都跑來住,比例高達34%(大意是說外國罪犯很聰明,懂得選擇福利好的地方犯罪),更黑特說環境設備比挪威的養老院還優。也難怪那位造訪的美國典獄長會感慨說:「自由程度只差沒給犯人直接走出監獄大門的鑰匙。」

場邊題外話 你不知道的獄政內幕

10億人都驚呆了!有87%的人看到這邊,都會對無奇不有的監獄世界大感無法置信。

邪教山達基有自己的監獄

新興宗教山達基在美國加州河濱郡蓋有一座名為「The Hole」(洞)的監獄,不是關做錯事的教友而是專關高階管理人。關在「The Hole」裡的高階教友要學會如何凌辱以及言語罷凌你的同事,學會要對方承認子虛烏有的事。其實有點類似海軍陸戰隊的魔鬼訓練營,或者是邪教在職訓練中心。

scientology
山達基宗教有自己的監獄,但主要目的是以監禁的方式來訓練管理幹部,恐怖程度猶如北韓集中營。

在墨西哥逃獄是合法的

沒錯,而且是法律明文規定逃獄不犯法,被抓回來不會加刑期,只要逃獄過程沒有使用暴力或沒有教唆其他獄友協助都算合法。但我們告訴你,獄警當然有權力對逃獄者開槍阻止,自己想一想嘍。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成功逃獄兩次都沒給加刑期,只不過他後來給送到美國蹲苦牢,那裡的監獄可是大聯盟等級。

Guzmán
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Joaquín Guzmán)有兩次成功逃獄經驗,之後則給送到堪稱有監獄界大聯盟等級的美國服刑。

最長的刑期

1989年,一名泰國空軍高官妻子搞多層次傳銷騙了一萬多人,她給判了141,078年,但實際上只服刑八年。以無期徒刑來算,1995年犯下奧克拉荷馬市爆炸案的主嫌給判了161個無期徒刑,因為他背了161條人命。

北韓 監獄只有一種:集中營

北韓基本上沒有所謂一般人能理解的監獄,在北韓關人的東西只有一種,那就叫集中營。沒錯,集中營這三個字在北韓不是叫假的,你腦海中對集中營的印象──酷刑、虐待、殺嬰、性侵、觀賞死刑與毒氣實驗,北韓通通在講求人道精神的21世紀現代實現給你看,可說跟二戰時期的納粹集中營有的拚。

觸犯金氏家族就得關

要被關進集中營其實很簡單,基本上只要觸犯了兩項北韓天條:侮辱金氏家族(包含揶揄金日成的甲狀腺腫瘤)以及偷看南韓偶像劇,你就得進集中營數饅頭了,不,連饅頭都沒得數,集中營裡頭的犯人每餐只有配給180公克的榖物。但你別以為單一個人踩到金氏地雷就只會一人入獄,北韓的玩法是全家大小三代一起關,所以在北韓集中營裡頭是有幼童的。

northkorea-prison
北韓的監獄只有一種,那就是集中營,而且完全沒有任何人道可言,已經是多個國際人權組織的觀察與譴責對象。國際上對北韓集中營的認識,多半來自脫北者的描述,包括《平壤水族館》一書作者描述在北韓集中營10年的日子。

北韓境內目前已知的集中營一共有18座,當中最大最有名、暴行遭外媒揭露最多的便是會寧集中營(又稱22號營)。曾經在會寧集中營擔任獄卒的脫北者安明哲形容,獄卒會以割耳朵、碾碎眼球、截肢、掏空鼻腔等方式虐待犯人,犯人臉上身上留有刑求傷痕更是常見的事。會寧集中營的犯人都得接受勞動改造,也就是到農場與礦場工作。當礦場發生坍塌或火災事故,抱歉,是沒有人會來營救受困的犯人,接下來的處置便是卡車載著屍體全部送去焚化。

集中營內的活體毒氣實驗

前面說過,犯人每餐只有180公克的榖物可吃,因此會寧集中營每年有1,5002,000名犯人死於營養不良與器官衰竭。想吃肉的話,就只能抓營區出沒的老鼠跟蛇,相當復古相當荒島求生。至於毒氣實驗,一位北京朝鮮大使館軍事人員匿名跟我們透露,他曾在會寧集中營裡親眼目睹一家大小在透明玻璃艙裡被毒氣給活活毒死,他接下來的形容更憾人,父母在最後把自己僅剩的一口氣口對口留給孩子。所以北韓的集中營可說是現代版的人間煉獄。

美國 惡魔島等級監獄就在紐約市

說到監獄哪有不提美國的道理,美國蹲苦牢的人口超過200萬,穩居世界第一,中國第二,有160萬監獄人口。這邊就要來談全美甚至可說是全球最險惡的監獄:雷克斯島監獄(Rikers Island Prison)。

你絕對難以想像雷克斯島監獄就位在繁華熱鬧的紐約曼哈頓市中心…旁邊東河上的雷克斯島。雷克斯島面積原本只有40公頃,監獄犯人被叫去填海造陸,島面積逐漸擴大成160公頃。雷克斯島監獄以暴力聞名,獄警毆打犯人、犯人毆打獄警這類事天天上演。先說個統計數字,每天會發生1518起鬥毆,每年受傷人數高達4,000人,而且犯人被玩死還時有所聞。

rikers-island
美國最惡名昭彰、以虐囚、暴力事件頻傳聞名的雷克斯島監獄(Rikers Island Prison)就位於紐約曼哈頓市中心旁的東河上。雷克斯島監獄可說是全世界最大的監獄之一,一年拘留、監禁等進出人流總計高達10萬人次,每日平均有1萬人收容在雷克斯島監獄,光是獄方管理與行政人員就高達9,000人。

獄方默許的犯人幹架制度

光是獄警打囚犯哪會有那麼高的受傷數字?因為雷克斯島監獄內部有個不文明的傳統,那就是「犯人管犯人」制度,牢裡對這套制度還有個名稱叫「The Program」。簡單來講有點像咱們台灣當兵的學長學弟制,但差異是更加暴力,更像一套黑道晉升制度,以及說穿了就是在獄中搞非法幹架比賽。

fight-club-brad-pitt
雷克斯島監獄有一套美其名「犯人管犯人」實則為鼓勵犯人彼此打架鬥毆的制度叫「The Program」。在「The Program」鬥毆制度中晉升的獄友會獲得明星般的地位,並且擁有管理其他獄友的權力。電影《鬥陣俱樂部》中的情節天天在雷克斯監獄中上演。

雷克島監獄專關青少年犯的牢房每天真實上演《鬥陣俱樂部》劇情,只要有新進青少年犯報到,就會有資深獄友前來威脅參加幹架比賽,如果不從的話就會被老鳥虐待。能在這套非法幹架制度中往上爬者就會成為明星獄友,可以享有分配其他菜鳥獄友用餐時可以坐哪邊甚至是能吃哪些食物的分配權。

獄方使出「國防布」遮掩醜聞

你別以為監獄蓋在紐約就很文明,獄警跟獄方對這套犯人自我管理制度根本是漠視甚至是默默贊許,2008年就玩死過人,更讓雷克斯島監獄臭名遠播,「The Program」制度也因而浮上檯面。前陣子又發生了一位18歲少年犯被虐待致死的消息,受害者家屬找來律師提告並要獄方交出監視器畫面,神奇的是獄方說監視器畫面全都只剩黑畫面,根本是洪仲丘「國防布」事件翻版。管理雷克島監獄的紐約州矯正署對有囚犯被囚犯打死也說不知情、沒這回事,單純只是囚犯罷凌個案。只能說監獄黑就算了,連管理監獄的政府單位都冷處理才讓人覺得黑心。

監獄內竟有達利的畫而且最後還失竊

好啦,關於雷克斯島監獄還是有溫馨的小故事,那就是獄方曾經蒐藏過一幅達利的畫。為什麼說曾經,因為最後失竊了。1965年,西班牙超現實主義天才畫家達利本來要去雷克斯島監獄給受刑人演講,但演講當天達利生病了,雖無法赴約但還是畫了幅抽象畫《耶穌受難圖》(Christ on the Cross)交由經紀人贈予獄方。

Nico Yperifanos-Salvador Dali

可能管理監獄的人都是大老粗吧,達利的真跡竟然給掛在餐廳而且還是垃圾桶旁的牆上,獄友經過瞧了瞧可能還會笑說:「媽的,畫得比我身上刺青還醜」,相當斯文掃地。該幅達利的耶穌受難圖後來被轉掛在監獄大廳,是有個恭奉真跡的樣子。但就在2003年,達利這幅抽象畫在獄警監守自盜的狀況下失竊而且至今下落不明。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